声远网

加入声远

了解身边的事

大济宁 APP 同步

登录

了解身边的事

大济宁 APP 同步

[阿逸多]论坛首页+TOP+广告位+473x55
查看: 1257|回复: 19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出轨的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9 15: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约炮的一天,毕竟从前的我很是保守,跟老公谈了两年,一直到结婚那晚才那个的。
我这算不算千里送炮?特别眼前这个酒醉得有些迷离,却依旧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是我老公从小到大如亲兄弟般的朋友。
我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我老公,他做了什么?
不仅背着我在外面偷腥,而且偷的还是兄弟学妹的腥,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要是不给他一顶绿帽子从头戴到脚,我都感觉对不起自己这二十几年来的保守。
所以他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我就在里面勾引他兄弟,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邱霖严明显喝醉了,压根没认出我,还当我是臣服在他迷人外表下的小迷妹,秉承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轻轻一扯就把我带进了酒店的房里。
我被他压在门后,贴着他温热得有些许滚烫的身体,鼻间都是他湿热的气息,香气萦绕。

7c408786c9177f3e1b75946167cf3bc79e3d56a5.jpg
发表于 2020-6-9 15: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节,注意细节描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5: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霖严是那种典型的外表纨绔,实则内里藏着一颗霸道总裁的心。  “一个人?”他声音低低沉沉的,沙哑得迷离。  “现在不是两个了吗?”我抬头,刚好对上他低垂下来的眼眸,一双笑弯了的杏花眼,睫毛很长,浓密得像一把扇子。  忽然感觉,这个炮约得不亏。  他低声的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划我的脸,然后是鼻子、嘴唇,最后游离到锁骨上,酥酥麻麻的,不痒,反而很舒服,无愧他风流小一哥的称号。  “错了,是一个半。”  “还有半个呢?”虽然知道这不是重点,可是……我比较死脑筋,但愿没有破坏他的兴致。  他倒是没怎么介意,俯下身,宽厚的手掌在我双腿上一托,瞬间把我打横抱起来,这才笑了笑:“还有半个?很快到你身上去了。”  “什么?”一开始真的有些不明所以,等我醒悟过来,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然后我的人都到床上了,说实话,我当时脸特别红,心跳得也快,不知道是被耍了的羞愧,还是被撩的羞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6: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无语,尊重我的感受?那你倒是放开我啊?对我的鄙夷,他似乎不以为意:“舒不舒服是感受,放不放开是决定。”

“所以呢?”无法理解这个人的逻辑,要不是早就认识他,我还当我约了个神经病呢。

此时他已经把自己上衣的纽扣悉数解掉,结实的胸膛袒露无疑,竟然还有腹肌,数了数,八块,一块不多,一块不少。

虽然皮肤很白,可很有莱坞猛男的感觉,我呼吸忽然开始急促起来。

“所以我会听着你舒不舒服,然后继续我的攻城略地。”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6: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话我没法接。

他俯下身来,微凉的手掌从我的小腿往上带,滑过膝盖,撩起裙子往内侧向上,像一条小蛇,钻得我心慌意乱,本能的要夹紧双腿。

他一只脚顺势滑进来,卡在中间,然后唇欺上来,很用力的吸允一番,然后滑到脖子,一路向下。

动作很快,撩拨得我呼吸急促,浑身滚烫。

而他攻城略地的同时还不忘嘟囔:“刚洗澡吧,牛奶味的,下次别洗了,我喜欢原生态的。”

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6: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狐臭,不洗你受不了。”当然,我是骗他的,只是忽然很想逗他一下。

他立马顿住,唇还停在我的小腹上,保持着亲吻的姿势。

我还以为下一秒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呢,可他却忽然抬起头,嘴角微弯,笑得极其迷人。

然后双手托住我的腰,把我往他身上一带,我整个滑到他的腰上,不等反应,小腹立马一胀,痛得整个一哆嗦,本能的抱紧了他。

他似乎挺满意的,半眯着眼,脸上还是那副暖得几乎要化开的表情,很快勾住我的唇,一手托紧我的后脑勺,尽情的索取。

身上还在动,我痛得不行,指甲好像在他背后划了一道,他倒是没做声,而是把我放回床上,停下来动作:“紧张?”

“没有。”这是实话,他却勾起我的下巴,含住,轻咬一口:“那放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9 16:09:42 来自手机哟!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黄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6: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已经很松了。”

他顿时失笑,特不要脸的说一句:“那可能是我太大了吧。”

我无语。

“是吗?”他无厘头的一句,我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刚想问他是什么,他却猛地往前挺进,撞击得有点激烈,我感觉要裂开了,痛得眼泪滚滚,叫声有点大了。

还好这是高级的酒店,房间隔音都好。

也反应过来,这个混蛋是再问我,他是不是很大。

虽然不太想承认,可他很厉害,但我羞于开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6: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忽然的疼痛让我再次失声叫了出来,他速度忽然加快,又猛又深,似乎在发泄着什么不快。

“你先停,还没戴套……”我抵着他的胸膛,试着推开他。

“停不了了……”他低头咬了我一口,动作更加猛烈起来。

不知道他撞击了多久,停下来的时候,我早就累得虚脱,浑身大汗淋漓的趴在他的肩膀上。

他有点猛,我有点累,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就躺在我身边,脸埋进我发丝里,手臂搁我身上,将我整个圈进怀里,睡得香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4: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似乎该告诉他,我头发也洗了,不是纯天然的。

不过我没做声,轻轻的挪开他的手想下床穿衣服,本不想弄醒他,可他还是醒了,手臂用力,将我拉回去,牢牢的锁在怀里。

我转头盯着他,他这次睁开惺忪的睡眼瞟着我,酥软的一句:“嫂子。”

没有疑惑,没有惊恐,很平静的语气,反而是我有点窘迫,有股做贼心虚般的紧张:“我……”

“你?”他眨了眨眼,睫毛像一把大扇子,说话欲言又止,卡得恰到好处,弄得我的心像被猫挠了一样,哪哪都不舒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4: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犹豫了一下,勾住他的脖子,送上唇去亲吻了一下,笑着跟他说:“真巧,昨晚忽然来兴致了,没想到居然约到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4: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假装镇定,实则紧张得要死,掌心都在冒汗,希望这个略显拙劣的谎言能骗到他。

我费尽心思的假装约炮高手,就是为了减轻他的负罪感,可他倒好,舔了舔舌头,笑得挺开怀的。

嗯,怎么有种**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我该走了。”拉开他的手,我准备下床,这次真的走了。

“我送你?”他也坐起来,从另一边下床,背对着我,背上有一道特长的红印子,好像是我的杰作。

“你可是第一个敢拿指甲抠我的人。”他扭头看我,嘴角上扬,显露一抹暖如春风的笑意。

可惜他不是春风,而是一只经常飞进花丛中的小蜜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4: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抠。”我据理力争。

他笑了:“那是什么?”

我……接不上话:“正当防卫,你弄疼我了。”

他又笑了,笑得很开怀:“是你太紧了。”

“你怎么不说是你太大了?”我脱口而出,说完就脸红了,心里有些懊恼,这就有些放荡了。

“看来肖乐林对你刺激不小啊我的小姐姐。”他一句话,把我所做的一切归咎到他兄弟出轨上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肖乐林出轨了,果然打虎不离亲兄弟啊,有个花天酒地的好兄弟,难道还希望他会是个守身如玉的好男人?我倒是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4: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我还是有些恼,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说?”

他倒不以为意,扣完白衬衫最后一颗纽扣:“说什么?说肖乐林跟我学妹勾搭上了?还是直接带你去捉奸?”

我语塞。

“走吧。”他见我没说话,伸手来拉我。

“不用你送。”我拍开他,转身出门,倒不是生气,只是觉得没必要,我就约一炮报复而已,不想有过多纠缠。

他也没跟上来。

我赶紧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匆忙吃下后,才稍稍安了心。

回到家肖乐林已经睡下了,整晚不见还连个短信都没有,他倒是放心得下。

我拉上窗帘准备睡,手机却响了,拿起来看一眼,是邱霖严:“拉窗帘干什么,我又不会偷窥你,反正该看的都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惊了一下,拉开窗帘,楼下果然停着一辆车子。

邱霖严?他一直跟着我?

“下次别吃药了,我戴套。”手机再次响了一声,我嘴角抽搐,下次?他还想要有下次?

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是邱霖严。

手指在屏幕上停滞了一会,还是什么都没回复,同时把聊天记录删了。

点到为止,刚刚好。

直到第二天吃早饭肖乐林才问我:“昨晚去哪了?”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话问住了,做贼心虚的差点把勺子给摔回碗里,还以为他有所觉察了呢。

可等我抬眼偷偷瞟他的时候,他还慢悠悠的翻着餐桌上的报纸,显得漫不经心。

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炮友都还怕我夜里一个人危险,一路尾随直到我安全回家,我亲爱的老公竟然可以不闻不问。

我苦涩一笑,随口敷衍他:“跟闺蜜一起做美容去了。”

他也不知道是蠢,还是不上心,丝毫没有怀疑,随口回了我一句“噢”,然后就没下文了。

结婚两年,我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对无言的场面,收拾好碗筷准备离开。

可才动,肩膀忽然被什么压了一下,被迫坐了回去。

等我抬头,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嫂子,我来蹭顿饭吃,不介意吧?”是邱霖严,因为肖乐林没有什么亲兄弟,只有邱霖严这一个如同亲兄弟的好朋友,也只有他才会这样喊她。

他说着话,也不管我介不介意,夺过我手里的碗筷利落的盛好粥,在我开口告诉他这是我的碗之前,两口把碗里的粥喝完了。

肖乐林瞟了他一眼,赖洋洋的一句:“那是你嫂子的碗。”

“哦?是吗?那嫂子,我还给你吧。”他说着就给我递过来,里面还剩一口,这不是要我当着肖乐林的面吃了吧?

我没去接,肖乐林表情有点不自然:“行了,你吃吧,下次注意了,别人看了得说闲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酸溜溜的。

邱霖严倒是笑得欢,顺着杆子上:“大哥说得对,我以后会注意的,嫂子你也要注意了,要是大哥以后吃别的女人的东西,那就表示他要出轨了。”

邱霖严说着,还调皮得冲我眨眨眼,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肖乐林一愣,翻报纸的手还僵在半空,表情好看得很。

我在心里暗爽,继续不做声。

他干咳一声掩饰,转移话题问邱霖严:“最近都不见人影,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

“嗨,别提了,一个老朋友的男朋友出轨,我陪她捉奸去了。”邱霖严很随意的一句。

然后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继续道:“一群女的差点把那对狗男女扒光了游街,场面可火爆了,你真该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肖乐林干咳两声,借机说自己嗓子有点痒,转身倒水喝。

邱霖严并不打算放过他,继续道:“嫂子,你下次捉奸的时候,记得要带上记者,他最怕记者了。”

也不知道故意的,还是真的被吓到了,邱霖严话音刚落,肖乐林就“哐当”的把水杯给打翻了,连背影都看得出慌乱。

“我、我去换件衣服,你、你们先聊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平时可能太忙来不及更新,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 “翰林古文” 回复 “贴吧” 继续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邱霖严双手交叉枕着后脑,笑得可嘚瑟了。

这酸爽,我很满意。

向他投去一个感谢的表情,他只是淡笑,然后很自然的伸手环住我的腰,一把将我拉到他怀里,我没站稳,直接坐他腿上了。

在碰到他腿的瞬间,我的脸就红了,心跳得很快,慌乱的用手抵着他:“别乱来,他就在里面。”

他倒也没硬来,很快松开我,就是趁我不注意,用力的在我脸上啄了一下:“还有力气反抗,看来是我昨晚不够卖力。”

我……竟然被他撩得有些心慌意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4 15: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肖乐林换好衣服出来,邱霖严已经重新坐好,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好了?那走吧。”

肖乐林没急着走,而是站在我的面前,脖子微微往后仰,示意我给他打领带。

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没给他带过领带了,他说我打得不好,真不知道他这是做给谁看。

打好领带,他还破天荒的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忒腻歪的叫我老婆:“等我,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我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句,余光不受控制的偷瞟了旁边的邱霖严一眼,他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可一转身就往垃圾桶里扔了一坨东西,走出门口不远,我听到肖乐林说话:“哎,我的机票呢,明明带了的。”

“可能丢了吧,一会我让人再给你买一张。”邱霖严的声音,看不到脸,却还是能听出幸灾乐祸。

我从垃圾桶里捡起那坨纸,打开一看,果然是肖乐林的机票,我笑了,给邱霖严发了条微信:真幼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

声远论坛|热门排行|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temap|声远网 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020号 ( 鲁ICP备18028751号 )|网站地图

声远门户网 | 济宁家园 | 济宁汽车生活家 | 商务合作QQ:647769 |

GMT+8, 2020-7-10 05:53 , Processed in 0.172140 second(s), 2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济宁声远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