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远网

 找回密码
 加入声远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回复: 0

西西里美丽传说删除的 她与她的西西里美丽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1 03: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新电影
电影: 爱情电影 

西西里美丽传说删除的 她与她的西西里美丽传说:背景知识:意大利西西里首府巴勒莫,位于西西里岛西北部。西西里岛位于亚平宁半岛的西南,滨第勒尼安海的巴勒莫湾,是地中海最大的岛。这里辽阔而富饶,气候温暖风景秀丽,盛产柑橘、柠檬和油橄榄。巴勒莫的古迹建筑没有金碧辉煌的傲人外观,特色是诺曼、拜占庭及伊斯兰三种风格的


5ad5a799296ca.jpg

5ad5a799296ca.jpg

坐标:意大利西西里岛巴勒莫
阅读时长:6 分钟
背景知识:意大利西西里首府巴勒莫,位于西西里岛西北部。西西里岛位于亚平宁半岛的西南,滨第勒尼安海的巴勒莫湾,是地中海最大的岛。这里辽阔而富饶,气候温暖风景秀丽,盛产柑橘、柠檬和油橄榄。巴勒莫的古迹建筑没有金碧辉煌的傲人外观,特色是诺曼、拜占庭及伊斯兰三种风格的建筑物并存,一些建筑物还具有浓厚的阿拉伯色彩。

5ad5a79a24d54.jpg

5ad5a79a24d54.jpg

西西里岛巴勒莫,新门风景。新门是 1500年代建造的一扇拱门。
我和维奥拉·迪·格拉多(Viola Di Grado)是在多伦多认识的。当时,我们都去参加了一场文学节。港口旁酒店拥挤的酒店套房里,所有作家都在大喝免费的酒,而我留意到了房间那头的她。她比我小 15岁,是个意大利哥特小公主,非常瘦小,留着一头金色长发,一张脸充满孩子气,画着深色的眼线,穿着一件引人瞩目的维多利亚式黑色礼服。我立马有了个念头:我必须要认识她。我们简单聊了聊。很快,我们两个人就都放松了下来,这在作家间可算是个重大胜利。(我们中大多数人天生都不善交际。)第二天,我们就在 Facebook上成为了朋友。我记得,那时我想,在异国他乡新认识个人总是件好事。至于其他的,我对这只有数面之缘的陌生人还能有什么更多的期待呢?
但自我们认识以来,四年多过去,维奥拉于我不再只是个只有数面之缘的陌生人。虽然我们只是在网上进行漫长、有趣又亲密的聊天,但她已经成为了我的知心密友,以及我最新一部作品的意大利语译者。我读过她的小说,也很喜欢她的小说。她的小说往往围绕非传统的年轻女性展开,她们和现实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而且常常很有超脱尘俗的感觉。其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是《空心病》(Hollow Heart),从一名四处游荡的自杀者幽灵的角度出发讲述了一个故事。
我猜维奥拉比与她同年龄的人聪明,而我自己的心智则停留在了 30岁出头,因此我们成了一对好朋友。那时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只是时间和地点的问题。
接着,去年秋天,我的意大利出版商为我安排了一场最新作品的巡回签售,从米兰启程,终点在我最喜欢的意大利书店——西西里岛巴勒莫的 Modusvivendi Libreria书店。维奥拉家在岛上对面一侧的卡塔尼亚,乘巴士过来要大约两个半小时。她同意来见我,跟我一起过两天两夜,计划那两个晚上和我一起在店里看看书。和一个只碰过几分钟面的人一起过两天两夜,这可是段很长的时间。我很喜欢冲动式的冒险,因此决定冒这个险。四年前那次简短的会面,我们之间的放松感到底是一场侥幸的意外,还是说,我们的忘年交可以继续维持下去?这次见面,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5ad5a79ace66f.jpg

5ad5a79ace66f.jpg

Modusvivendi Libreria书店。
我以前来过巴勒莫:2014年,我造访过 Modusvivendi Libreria书店。那时我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大部分时候都在探索这家书店后巷的街边美食。巴勒莫是一个非常适合漫步的城市,街上铺着鹅卵石,看上去永远都湿乎乎的,至少日光下是这样。我上一次来时,花一天时间走走似乎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法。不过,我离开巴勒莫时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并不比我刚到时多多少。而现在,我有机会可以更好地了解这座城市了。
我们的行程有一个不错的开端,书店慷慨地把我们安顿在了一处能激发文学灵感的 Airbnb房源里。Bed and Book是一个阳光充足、明亮的两层小楼,室内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初版图书,室外座位区则适合读书或举办一些读书会。房主马尔科(Marco)很年轻也很酷,是个文化研究和符号学博士,目前正在写一本有关街头和城市艺术的书。他甚至带我们简单游览了一下巴勒莫的街头艺术。
但维奥拉才是我真正的导游。她对巴勒莫有自己的看法,更不用说对整个意大利了。我觉得,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了解这座城市缺点与魅力的人相处一下。我只有在了解事物和优缺点后,才能完全爱上某个事物。在我眼中,巴勒莫是一座美丽但同时又在剥落凋零的城市,或许它对自己的美并不上心。但维奥拉还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它是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画作的城市版,”第二天早晨喝完咖啡,出发开始我们一天的冒险前,她说,“这里日常生活的结构有一种抽象感,这体现在车辆、人们、各种事物互相影响的方式上,很狂暴,很难捉摸,就好比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走在人行道上时会不会有车撞你。”
我发现这很有意思——我指的不是被车撞,而是巴勒莫难以捉摸的特点。一切皆有可能。在纽约呆了 18年后,我一直渴望着惊喜。

5ad5a79b43a62.jpg

5ad5a79b43a62.jpg

巴勒莫大教堂。
维奥拉提议,我们上午去参观 Capuchin Catacombs地下墓穴。我们离开寄宿处,沿着这座城市最古老的 Via Vittorio Emanuele大道漫步向前。这条街道上有许多历史建筑和饱经风雨、带有阳台的漂亮公寓和旅游商店。我们路过了宏伟、引人瞩目的巴勒莫大教堂(Palermo Cathedral),偶尔出现的棕榈树为它的许多塔楼增添了一丝柔和感。接着,我们走过了新门(Porta Nuova)下方,那是 1500年代建造的一座凯旋拱门,让我有种离开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去另一块地方的感觉。
至此,我看到的一切都又高又宽敞,充满阳刚魅力,就像许多欧洲城市给我的感受一样。但当我们沿 Via Cappuccini大道朝地下墓穴走去时,这些街道呈现出了更加杂乱的一面,建筑物更小更低调,人行道更窄,堆满了卷心菜和停放古怪的车辆,我们躲闪着横冲直撞的摩托车。维奥拉觉得这混乱挺烦人的,我反倒有点为印证了她之前的观点而高兴。
接着,我们来到了地下墓穴。它在一栋带小广场和停车场的灰色朴素建筑物里。看起来没什么可疑的。至今为止,我对地下墓穴的理解主要来自于电影《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里冯·特拉普(von Trapps)一家寻找躲避纳粹庇护所的那一幕,那是个掩藏尸体不被无辜者看到的地方。不过,巴勒莫地下墓穴和彩色电影里拍的可不一样。我们向下走进了建筑物深处。
以前我从没见过这个地下墓穴,但我见过很多墓。而且毫无疑问,我并不指望看到成百上千具木乃伊悬挂在城市街道下方的石灰石走廊里。我发自内心地发出了一声含糊的惊叹:“哦,我的天哪。”墓穴里共有 1252具尸体,它们都穿着古老的服装。当然,我的震惊让维奥拉很高兴。这是作家朋友送给一位作家朋友的礼物:一段真正难忘的经历,一段几年后喝完鸡尾酒回忆起来仍能让人屏息的经历。

5ad5a79be9938.jpg

5ad5a79be9938.jpg

沉睡在 Capuchin Catacombs地下墓穴里的罗莎莉娅·巴尔多。
这个地下墓穴建立于 16世纪,是一处安放已故修道士骸骨的地方,也是我见过最多鬼魂的地方。我感觉空气粒子中存在一股特殊的能量。它有一层厚度,当我们穿过这里时,它们好像分开了一道缝允许我们进入,推着我们向前。几乎每一寸墙壁上都有一具尸体。我们的大脑没有片刻休息,我们一直在看尸体。
等我抚平震惊的情绪,开始习惯这里的氛围后,我们看到了这里不容错过的一件“展品”:一个被装在水晶棺材里的小孩子。
维奥拉兴奋地说:“我就想看这个。”那是罗莎莉娅·巴尔多(Rosalia Lombardo),最后一位经过防腐处理后被放入地下墓穴的人。她死于 1920年,去世时才 2岁。维奥拉说,因为这个孩子的尸体接受防腐处理的时间比其他修道士以及市民都要晚很多,所以人们用了另一种不同的尸体处理方法,以便更好地保存她的尸体。我靠近观察了一下,她看上去几乎和活人一样,但她的皮肤是紫色的,头发打着小卷。我一边稳住身体一边说:“这不是……开玩笑。”我脑海里炸开了一百个关于紫色皮肤的孩子永远睡在玻璃棺里的故事。
下面不会再有什么让我惊讶的事了,我确定……但是,哦,不,前头还有一个“惊喜”在等着我们。拐角隐蔽处墙壁上高高地挂着一些女性的尸体,尸体边上还涂着一些字。维奥拉翻译道:“她们是处女,她们跟随羔羊。”——她们为上帝保持纯洁。我们都笑了。“为什么女人总得是处女?”我说,“永远不要有性生活,这一点也不公平。”我在外面买了一张处女的明信片,这样我就能永远记住她们了——说得好像我会忘一样。
维奥拉说:“现在我带你去吃些好吃的吧。”我们慢慢穿过后巷,从晾衣绳下走过,路过一只在阳光明媚的窗台旁看世界的小狗,最终来到了一家可以俯瞰巴勒莫的光亮面包店 Pasticceria Cappello。

5ad5a79c734e9.jpg

5ad5a79c734e9.jpg

Pasticceria Cappello面包店有所有甜食爱好者都会喜欢的美食。
我们坐在外面,吃了一块名叫 “setteveli”的巧克力榛子七层蛋糕“veli”就是面罩)。据说这种蛋糕就是这家店发明的。吃蛋糕的时候,维奥拉给我说了意大利出版业最色情的一个故事,给了我最后一个惊讶,也就此永远巩固了我们的友谊。让我吃惊,带我去吃美食,我就想要这些。
汽车飞速驶近我们身旁,让人感觉很不安全。我们看着远处建筑变了形的沙砾表面——没错,这正是波洛克画作里体现出的那种混乱感,虽然混乱,但很美丽。而巴勒莫,无论如何它在我心中都是永远完美的,因为我在这里和朋友一起欢度了一段时光。
撰文 Jami Attenberg
摄影 Susan Wright
编辑伍岳
翻译熊猫译社钱功毅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5ad5a79ce26da.jpg

5ad5a79ce26da.jpg

点击原文链接购买杂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

济宁声远论坛|热门排行|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temap|声远网 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020号 ( 鲁ICP备18028751号 )|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山东济信律师事务所 唐伟建律师 | 声远门户网 | 济宁家园 | 声远游戏论坛 | 济宁汽车 | 商务合作QQ:647769

GMT+8, 2018-8-14 16:29 , Processed in 0.198996 second(s), 21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Syuan.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