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声远网

 找回密码
 加入声远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2|回复: 0

[心情物语] 马尔克斯的十四种孤傲——《蓝狗的眼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尔克斯 孤傲 眼睛 十四种 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名言 马尔克斯 孤独 百年孤独马尔克斯下载 马尔克斯 加西亚马尔克斯 马尔克斯作品 马尔克斯名言 加西亚马尔克斯作品

2162419-710ea0242c6f2c5b.jpg

2162419-710ea0242c6f2c5b.jpg

蒙克作品
《蓝狗的眼睛》收录了加西亚·马尔克斯1947年最先的童贞座《第三次忍受》到1955年的十四篇作品,讲述了十四个孤傲者的故事
在童贞作《第三次忍受》中,男孩在七岁时便害了一种沉痾——除了身体跟着年代增加,他寸步难移,无法与人交流
简单说把,这是‘一种在世的灭亡’,货真价实的灭亡……
不久,棺材里的他最先长个子了,是以每年都要从离他最远的枕头里抽出一点羊毛,好给他腾出长个子的处所
他没有童年,他的童年是在灭亡中渡过的
他也会知道他将沿着一棵苹果树的毛细管向上升腾,而在秋季,当苹果被一个饥饿的孩子咬了一口时,他会蓦地惊醒
这个男孩被困在本身死去的身体里活了十八年,他的意识犹在,可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除了他的母亲。她以往能从他每年递增的身高上看出他还在世,可当他住手发展,她也无法判定他是在世仍是灭亡,于是,她们决议将他下葬。他曾经不得不忍着令他发疯的噪音,忍受着老鼠和虫子在他的身体上爬来爬去,最后,他还得忍受着本身的灭亡
可他已经预备好忍受灭亡了,也许他就死于甘愿宁可忍受
男孩期待着灭亡,马尔克斯却从他的灭亡里寻到了文学创作的生气
同年,《埃娃在猫身体里面》降生,它以一种亡灵的视角来描写一个女人因为饱受爱子灭亡而孤傲承受着掉眠症的困扰。为了换取安睡,她愿意互换一个女人引觉得傲的美貌,她感应干渴,想吃一只橘子,可是有如《第三次忍受》中所描述的那样,她深深思疑柑橘的肉瓣里有来自安葬在柑橘树下的儿子的血液。抱着此种担忧与掉眠的忧?,她无法做出源于自我意志的行为,对于时空和实际发生错乱,乃至于了较着的悖论——这时她才大白,从她第一次想吃柑橘的那天年起,已颠末去了三千年。”
接下来,《突巴耳加音炼星记》讲述的是瘾者的孤傲,主人公从父切身上学会了吸毒。他看着父亲在麻木中布满力量,再被毒品夺走生气,而后,他也最先测验考试,他在幻觉中巴望寻找抚慰,获得的倒是自我的割裂
《死神的另一根肋骨》与一年后他写的《镜子的对话》描述的是统一小我物,前者讲述的双胞胎兄弟的灭亡对他的精力糊口发生的错变,作者借此提出疑问:只有在世的人才被荒诞乖张的世界侵蚀,而死者才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连结不朽吗?或者说,是肉体易于腐臭仍是精力?
在后篇中,主人公否定镜子中的影像是本身,认为那是他疾苦的兄弟
。阿谁在整个早晨洗漱时未想起的P字词语在最后也获得了揭示:潘多拉。
“玛贝尔商铺是个潘多拉的盒子!”
乏味的糊口恰是一切疾苦的根源。
不久后,马尔克斯创作了《三个梦游者的苦痛》,在叙事气概上,已经初现了他在后期作品中的格调。此文中,他以第一人称的口气,讲述“我”的母亲在儿女成年后的孤傲
“她身上独一没有摔坏的是对被人疏远的惧怕,是与生俱来的面临虚无的惧怕。”
《关于纳塔纳埃尔若何做客的故事》中,阿谁糊口单一的汉子言辞怪异,他拜访一个素未蒙面的女人,只因为那条街上只有这一户人家里亮着灯,他一启齿即是不知所云地求婚,当他发现这个女人像擦皮鞋的人一样无法追随他思维的脚步时,他又对女生齿中随意说出的名字发生了等候。它所展示的是一种无法沟通的孤傲。
在马尔克斯二十三岁时,创作出了这本集子同名的小说《蓝狗的眼睛》,在这个梦与实际交织的故事里,女人在所有去过的处所都刻下了“蓝狗的眼睛”这个词语,而汉子天天晚上都梦见这个对本身说这个词语的女人,也声称本身一向在寻找刻下这个词语的她。故事的最后,女人提出了凄苦的控告,“可你白日什么也记不起来。你是独一一个醒过来就把梦里的工作忘得一干二净的汉子。”在这篇小说里,汉子与女人对感情的分歧立场在故事中被演绎很透辟,这是各自宿射中因为对恋爱的分歧需求发生的无法共识的孤傲
《六点钟达到的女人》最先,马尔克斯的作品中情节第一次最先丰满,它清楚地记叙了餐厅的胖店东与妓女间发生的一幕场景。胖店东声称本身深爱着她,“我爱你爱到了天天下战书都想把带你走的汉子杀死的境界。”好笑的是,当依靠身体换取生计的女人真实的了杀死了阿谁嫖客,需要他做伪证的时辰,他发生了退缩。“我从来没想过杀人。”一个懦弱的人巴望恋爱,又没有勇气鼓鼓抵挡实际,这是另一个饱受恋爱熬煎的孤傲者
比拟之下,《石鸻鸟之夜》的寄意更较着。三个醉酒的人被石鸻鸟啄瞎了眼睛,这事被登载在了报纸上,竟然没有一小我相信,愿意帮他们引路。就连孩子都说。“如果我把他们带到街上去,说他们就是那几个被石鸻鸟啄盲眼睛的人,小孩子们会拿石头砸我的。街上所有的人都说这事儿是不成能发生的。”那三小我是本相独一的把握者,可惜所有的人在按照本身所假象的事实加以判定,不被承认的孤傲就像在暗中中期待微光一样漫长
小说集里,我很喜好《有人弄乱了这些玫瑰》,女孩小时辰的玩伴死了,她在搬离故宅一些年后又从头回到了这里。于是,这个觉得本身孤家寡人的老妪和儿时伙伴的亡灵同居在一个屋檐下,分歧于整部小说集的阴晦色调,这个故事透着一丝暖意
因为到那一天她就会知道,每个礼拜天到她的祭坛前弄乱她玫瑰的,并不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风。”
最后的三篇,《纳沃,让天使们等待的黑人》,跨越了时候感与空间感的限制,并没有按照工作成长的脉络来描写,而是经由:“十五年”、“梳子”、“我不克不及去合唱团”之类的文句频频呈现,以记忆碎片的体例来将故事拼集完整;《伊莎贝尔在马孔多不雅雨时的独白》是以一场持续不竭的雨来挖掘记忆,以一个事务的成长纪律为脉络来倒叙其他情节,时候由此错乱。在这篇小说里,已经呈现了马尔克斯笔下最主要的一个处所:马孔多。至于《有人从雨中来》表示的是个性孤介的女人在雨夜期待情郎中发生的幻觉,其中,“布恩迪亚上校”也呈现了
在这本《蓝狗的眼睛》收录的作品里,前几篇小说尚未看到马尔克斯一贯以事务来衬托人物性格的手法,更多的是沉于意识,像是一个初窥文学门径的作者用锋利的刻刀在用力雕镂人物。“阴晦”、“蛆虫”、“ 狗”、“灭亡”、“坟墓”、“尸身”频频呈现,分歧的孤傲者都带着同样远离人群的冷灰色,可以或许感触感染到一股魔幻实际主义正在萌芽。而从《蓝狗的眼睛》短篇伊始,作者笔力最先质的转变,叙事气概已经趋于他成熟的作品
这本短篇集是马尔克斯在二十岁到二十八时所创作,不免会有下笔生涩的处所,巨匠也同样走过摸索的道路。假如说《百年孤傲》是马尔克斯才调横溢的巅峰之作,那么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最先织这张孤傲的网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返回列表手机访问

济宁声远论坛|热门排行|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itemap| 声远网 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016号 鲁ICP备13013572号     

GMT+8, 2016-12-4 05:46 , Processed in 0.256440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