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声远网

 找回密码
 加入声远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3|回复: 0

[心情物语] 一半是我,一半是恶魔 32 重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前天 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逢 恶魔 一半是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图片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纹身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脸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翅膀 我一半是恶魔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头像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人

1688555-be5af7e548f47d88.jpg

1688555-be5af7e548f47d88.jpg

图片发自济宁声远论坛App
一半是我,一半是恶魔 目次
第九章
小文穿戴一件粉蓝色连衣裙,这条连衣裙我以前见她穿过
。她回头向迎宾蜜斯轻声叩谢,然后走进来。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却被身边的林渝一把按住。他微笑着说,小文,你好。我意识到此刻还不是真情吐露的时辰,只好悻悻地坐回原位
“你约我有什么事吗?”小文在我们对面坐下,略带矜持地一笑。她和林渝见过多次,也算比力熟了,但我们分隔后,联系他们的纽带天然而然断了,她弄不清林渝约她碰头的用意
我的目光痴迷地逗留在她身上,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她嘴角若隐若现的酒涡……我想抱她在怀里。小文察觉到我异样的眼神,把视线避了开去,我读到她的心思:这个女人真没礼貌!
“嗯,工作是如许的
。”林渝看了我一眼,他对我把这烫手的山芋交给他处置显得很不满足。他先喝口茶,不变了一下情感,然后最先讲故事
环境不容乐不雅。小文对林渝的话持思疑立场,跟着这个故事向匪夷所思的纵深成长,她的思疑也在一步步进级。在林渝讲到我被关进镜子的时辰,她的忍耐已到了极限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她敏捷地站起来,“对不起,我还要去上班。”我想拉住她,却被她冷冷的眼神阻止住了。我们眼睁睁看着她回身出去,消逝在门口
“她不相信。”我低下头,前额重重撞在桌上。林渝拍了拍我的肩膀,抚慰我说,“这是正常的,换了我也一样。兄弟,别悲观,再想想此外法子。”
我脑子一片紊乱,什么也想不出来,林渝也没什么锦囊奇策,最后我们只好决议,归去再说
回家途中,林渝的手机响个不断,他接听了几个德律风,无奈地对我说,“真烦人,看来我不得不回公司一趟,你先归去,这是房门钥匙。”
我改变了主意,说,“借用一下你的车。”
“你想去找小文?”他受惊地问。
是的,我不会如许等闲抛却
“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也不想想此刻的处境?莫非我们不该该先想法子对于阿谁魔鬼吗?”
“不,还不到时辰。”我把手放在他肩上,“相信我,我必需先找到小文。”
“你这个样子,她会接管你吗?”他摇着头,但毕竟拗不外我,只好把车子留下来,本身叫了辆出租车回公司了
我开车到小文楼下那棵熟悉的年夜榕树旁边,然后静静地在那边期待她的到来。树影在地上越拉越长,这时代我到路边的小店里买了盒卷烟,只用一个多小时把它抽光了,我嘴巴里的烟味大要可以熏死一只猫。第二次我跑曩昔,买了又一包烟和口喷鼻糖,店东是个四十明年的中年男人,不住端详我,我在贰心里看到了欲望。他把口喷鼻糖递给我的时辰,碰着了我的手指,我知道他是居心的
“下了一夜的雨,今天气候凉爽多了。”他向我搭讪,我没加理会,现实上我恨不得用宇航服把本身裹起来,知道那些汉子对我想入非非可不是件兴奋的事。我的视线越过他的头顶,看着墙上的挂钟,六点半了
我用柜台上的德律风给小文家里打,德律风铃响了好久,没人接。莫非她还没有下班?小文的妈妈呢?我记得她不喜好外出,除了画画,没什么其他快乐喜爱
我踱回汽车,眼睛不放过路上每一个行人,但没有发现小文的身影。我好轻易节制住直接给小文打德律风的感动,缩回车内,听着CD机里播放的歌曲,最先又一轮漫长的期待
“等过第一个秋,等过第二个秋,比及黄叶滑落,等比及哭了,为何爱恋依旧……”我沉浸在黄磊伤感的歌声中,直到第二包烟抽完。繁重的睡意包抄过来,我侧躺在座椅上,头顶着车门,很快睡着了
我恢复了自由,坐起来,看了一眼蜷缩在车座上的小玲,胸中涌起一股柔情。我拂开她垂落在眼皮上的几缕长发,暗暗叹了口吻。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喟,只是感觉命运对她并不公允,她不比任何人差,伶俐、标致,并且顽强,她应该拥有更夸姣的糊口
我把目光投向前方,看见一辆银灰色的小汽车与我的车子擦身而过,停在小文栖身的那幢楼底下。开初我并不在意,但车门打开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我马上象打了针强心剂,兴奋得双眼发亮
是小文!她回来了。
等一下,她不是一小我回来的,我看见她的身旁还有小我,是个汉子。我从车里出来,快步走了上去,听见小文和阿谁汉子的扳谈声
“我送你上去。”阿谁汉子说。
“不必了,我本身能行。”小文的脚步不稳,我闻到她身上披发出的酒味。她必然喝了不少酒。
“你仍是别逞能了。”汉子近乎蛮横地把手伸进小文腋下,搀扶着她往楼梯走去。我跟在他们后头,很快弄清晰了他们的关系。汉子叫方剑,是小文的同事,一向暗恋着小文,以前年夜约迫于我的存在,没有公开追求小文,但暗地里不止一次借题发挥地流露过对她的好感。让我欣慰的是,小文对他没什么感受,她只是出于苦闷和寂寞才准许他的约会。不外阿谁男的攻势很猛,而且对本身最终俘获佳丽心很有把握
也许我该光荣,本身回来的不算晚
小文母亲不在家的疑团也顺遂解开,她到外埠加入美术界的勾当兼写生去了。连续几天,小文都是独安闲家,连个措辞的人也没有,难怪要借酒消愁
小文拿出钥匙,交给男同事,由他来打开房门。他扶着小文在沙发上躺下,问她洗手间在哪。小文指了指客堂一角的门,嘴里迷糊不清地说,“那……何处。”方剑回身去了洗手间。
我在沙发旁蹲下,密意的注视着小文。她两颊绯红,眼睛半闭着,鼻子轻轻透着气鼓鼓,姿态惹人爱怜。纷歧会儿,方剑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条热毛巾。我不无敌意地看着他弯下腰,用毛巾细细擦拭小文的脸庞
小文欠好意思地一笑,接过毛巾,说,感谢你。方剑看着她,忽然出其不料地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嘴唇
(未完待续)
下一章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返回列表手机访问

济宁声远论坛|热门排行|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itemap| 声远网 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016号 鲁ICP备13013572号     

GMT+8, 2016-12-3 03:49 , Processed in 0.220194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